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真娱乐”打造成都“天娱”

  无论从节目编排还是嘉宾助阵,本季舞动嘉年华的落幕秀同样精彩纷呈。10强选手亮相舞台,一段动感十足的HIP-HOP舞蹈立刻点燃了现场观众的热情。而最让人期待的仍然是吉米的歌舞秀,颁奖时还穿一身黑白花纹高腰燕尾服的他,换上一身闪亮到不行的黑色紧身衣,配上短到不行的低腰牛仔裤,修长的细腿踏着一双长筒黑靴,从后台缓缓走出。其实不管他唱的是什么,只要他一出现在舞台上,现场就沸腾了,更别说吉米还大方地秀了几把舞艺,光是妩媚的姿态就够把现场气氛炒到最HIGH点了。

  “芭蕾公主”侯宏澜一身红色舞裙,和一群小天使打扮的小女孩带来了一场颇具国际风范的芭蕾舞,时而旋转,时而跳跃,似孔雀,似天鹅,侯宏澜高挑灵动的身躯在台上轻盈舞动,现场观众都被其优美的舞姿所打动。出自四川的“灵歌”天后爱戴也惊艳现身,颁奖时用四川话给现场观众打招呼,不过遗憾的是,当晚没能看到她的动感舞姿,只是为观众献上了一首抒情歌曲。

  今年58岁的罗女士,一直是“舞动嘉年华”的忠实观众,从海选第一场一直追到决赛,她感慨道,“当初并没有想到这个节目会请来了专业编舞团队,加上这些选手们的精彩演绎,让我又找回了年轻时对舞蹈、对运动的热爱和。如果明年继续举办,我还要呼吁身边更多的朋友一起收看。”当然,这个节目在年轻观众群中,也有着相当的号召力,25岁的刘小姐自己虽然不跳舞,但表示看跳舞也是一种美的享受,“这个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发现不仅仅是在比赛了,更是舞者之间的一种交流。美国的舞蹈秀很多,也看过不少,本以为这档节目是山寨货,但看了过后才发现其实本土性和草根性很强,真正能称得上是本土原创的一档大型娱乐节目。”

  选秀节目何其多,要想把一台娱乐节目给办好看,其实很难,“最开始我们还是想照搬美国‘舞林争霸’的节目形式,首场开播盛典时的方案就是打造前卫、时尚的节目,效果其实相当好。不过,收视率下来后,我们都傻眼了,1.4%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根据周一方做节目的经验,转型已迫在眉睫,“在没有摸清观众的口味前,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真正把节目落地为‘本土’‘草根’‘平实’,还是在7月份以后才定下来的。”及时转变方向,立即让收视率也有了大幅度的改变,“之后的两场在2.5%和1.8%徘徊了之后,就一直攀升,最高一场达到了3.38%。”收视率的拔高,方向的调整、赛制的定制、节目的编排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不过周一方却认为这就是一个“主体观众群”培养的过程,“根据整个收视数据显示,其实中老年观众反而是这个节目的主体观众群。我们的目的还是希望能把年轻的观众也吸引进来,不过确实需要前期的培养,到后来才会开花结果。”很多观众在看了节目后,都认为节目的创新性是最大的吸引点,周一方也很认同这个观点,“这个节目都是以前我们做节目留下的经验,但如果真的说到创新是最难的。我不否认我们借鉴了经典的元素,能从经典的东西里面吸取养分,带上年轻人审美的态度,再结合一个具有‘灵魂’的东西,才能真正叫做创新,我们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持续3个月的活动结束了,虽然节目创下了收视率新高,但周一方还是感觉这个节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首先就是细节做得不到位,整个节目的设计还粗糙。任务重、时间紧、团队年轻,都是这个节目最大的障碍,既然是选秀节目,选手生活层面的立体展示根本不足。”湖南卫视的“快女”“快男”同样是一周一期节目,为什么“舞动嘉年华”就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周一方不是没有自问过,“首先一个节目,只在一个地方台播,局限性是相当大的。其次,湖南卫视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这是我们无法比拟的。”

  自“超女”选秀以来,电视台争相模仿的选秀节目多如牛毛,但这次成都电视台将选秀敲定在舞蹈上,还是冒了一定的风险。“刚开始定下来舞蹈选秀,大家心里是没有底的。毕竟我们不想让这个‘门槛’太高也不想它太低,要让老百姓能真正参与进来,而唱歌则是选秀门槛最低的。另外,我们也发现成都市民喜欢跳舞的人很多,群众参与性较强,前景比较乐观,所以就拍板了。”说到借鉴美国的《武林争霸》,雷代富摇摇头,“和现实有太大的差距,美国的选手都是业余的,而在中国,参与这个节目的还都是专业的人居多。”为此雷代富甚至还带领工作人员在高校、街道、商场、住家小区内都发放了上千份调查表。

  “快女”比赛中,有曾轶可这样有争议性强的选手在节目中,其实多少也是提高收视的偶然因素。有“小陈冠希”之称的敖翔,其实就是在这个节目中起着“偶然因素”的作用。但雷代富说,“本来我以为敖翔出局是收视的末日,但恰恰相反,当天的收视率反而暴增,这说明观众的年龄层和学历层都偏高。”如果明年要继续办“舞动嘉年华”,雷代富表示一定要改变节目的粗糙性,在迎合老年人口味的同时,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让两者相结合。

  在节目的结尾环节中,在一群成都演艺机构和媒体代表的共同开启下,现场成立了“成都电视台真娱乐文化演绎联盟”。据记者了解,“舞动嘉年华”的10强选手,也同时和“真娱乐”签订了合同书,难免让人想到了湖南卫视办的选秀节目最终都和天娱公司签订的艺人合约。难道,成都的本土选秀节目,选出来的冠亚季军就只是这样就结束了,他们的发展突破口在哪里?这是否就是选手们走向艺人道路的一个通道?成都本土也能打造这样一个“天娱”?

  在采访周一方和雷代富时,记者也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他们二人。两人对此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一个最重要的点,“‘真娱乐’现在只是个概念性的东西,他是选手的后续发展和成都文化娱乐的一个整合,只是利用成都电视台这个平台,牵头发展文化产业的引子。大家在这个平台上,互惠互利。”不过说起创建成都本土自己的“天娱”,“现在才刚刚起步,也只是个探索的阶段,虽然过程比较复杂,但只要达到了一定的规模,相信还是可行的。”

(编辑:南平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网所刊载的“来源:南平新闻网”或“来源:南平日报”字样的所有作品,其知识产权均为南平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否则视为恶意侵权,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500万彩票